欢迎访问沭阳律师仲跻文个人网站!

事故后被后面的车撞死怎么划分责任

  浙江省开化县检察院对邵大平交通事故提起公诉。

  邵大平对起诉书中指控的事实没有异议,但我不知道我的行为是否构成交通肇事罪。他的辩护人指出邵大平不符合交通肇事罪中“交通肇事后逃逸”和“逃逸致人死亡”两种情形,他已经自首。他的家庭成员积极赔偿受害者的损失,获得受害者亲属的理解,没有犯罪记录,是初犯,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开化县法院认定,2014年7月19日,邵大平驾驶牌照为赣M38807的汽车从江西省九江市行驶至浙江省开化县。大约在22时05分,他们到达205国道1742公里900米开化县华埠镇新汽车站路段,与步行的受害者徐凤珠相撞,造成徐凤珠部分受伤倒在地上。汽车的左后视镜掉了,前挡风玻璃的左下角裂开了,左前门撞上了凹板,左后视镜和其他碰撞痕迹留在了现场。事件发生后,徐凤珠在现场呼叫路人寻求帮助,程月社和陈惊雷分别在22: 06: 00和06: 10报警。邵大平开车离开现场前往开化县市方向,并打电话给他的同学赵炳阳询问事故情况。在到达开化县山甸大桥和接收赵炳阳附近后,他们一起开车返回华埠镇(行驶轨迹图证实赣M38807号牌汽车离开事故路段后行驶的距离为23.937公里)。在路上,他们报了警,等待交通警察到达205国道开化县华埠镇的东桥附近。22时07分左右,开化县华埠镇永丰村张旗帅(于2014年3月14日取得驾驶执照,目前仍在实习)驾驶浙H14896准牌照车载朋友从开化县华埠镇永丰村到华埠镇彩虹桥。在1742公里900米开化县华埠镇新的公交站段,公交车撞上了位于快车道徐凤珠上的地面,导致徐凤珠当场死亡。已确定徐凤珠是由于钝器外力所致,导致多处右肋骨骨折并伴有右血气胸死亡。根据开化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对事故的责任,在事故的第一次碰撞中,邵大平对事故负全部责任,徐凤珠没有责任。在第二次碰撞中,邵大平对事故负有同等责任,张旗帅对事故负有同等责任,徐凤珠不负责任。邵大平案发当晚22: 25,何报警,并在指定地点等待交警处理。到达案件现场后,他如实供认了犯罪事实。

  事发后邵大平亲属与受害人徐凤珠亲属达成赔偿协议,并向徐凤珠亲属支付381858.25元(不包括保险公司和张旗帅应承担的部分),从而获得徐凤珠亲属的理解。

  “逃逸致人死亡”的认定不是以逃逸前的交通事故构成犯罪为前提的

  《刑法》第133条规定了构成交通肇事罪的一般情形,以及“交通肇事后逃逸或者其他特别恶劣情形”和“逃逸致人死亡”两种特殊情形。已经详细解释了一般情况和两种特殊情况《最高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称为《解释》)。第《解释》号法第2条规定了这一罪行总体情况的构成要素。第3条和第4条分别规定了“造成交通事故后逃逸”和“其他特别恶劣的情况”。第5条解释了“逃跑造成的死亡”。根据本解释,“交通事故后逃逸”是指行为人在交通事故发生后,有本解释第二条第一款和第二款第一至第五项规定的情形之一(均为构成交通肇事罪的一般情形)而逃避法律追究的行为;“因逃逸致人死亡”是指行为人在造成交通事故后逃避法律调查,导致受害人因缺乏救助而死亡的情形。

  本案的审理有两种不同的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肇事逃逸”和“肇事逃逸致人死亡”应当以肇事逃逸前的交通事故构成交通肇事罪的一般情况为前提。注①根据《解释》第2条的规定,构成交通肇事罪的一般情况的客观表现是一人以上死亡或者三人以上重伤或者直接财产损失赔偿金额在30万元以上。在这种情况下,邵大平交通事故没有直接造成死亡,也不存在直接财产损失的问题。但是,由于受害人的死亡是由后来的干预因素造成的,因此不可能确定邵大平受害人因事故造成的严重伤害,也不可能确定邵逃逸前的交通事故构成交通事故罪的一般情况,更不可能确定邵逃逸是交通事故逃逸致人死亡。第二种观点认为,处罚法规中规定的“逃逸致人死亡”并不要求逃逸前的交通事故行为构成交通事故罪,而该行为邵大平应视为“逃逸致人死亡”。

上一篇:在网络购物平台故意退款算诈骗吗
下一篇:沭阳律师分享:7起严惩侵害未成年人权益典型案例